來源:http://www.enet.com.cn/article/2010/1008/A20101008747345.shtml

網友蓉榮在天涯社區發帖,向網友大吐苦水,悲情的敘述了自己十一期間作為東道主招待最極品女小月月的經過,小月月也由此被網友封為最極品女、拜月教主。 

  下面是天涯網友的主要直播經過: 

  性別:女。 以下稱她為小月月。 額,她喜歡別人這麼叫她。 

  身高,跟酵母差不多,150多點 

  體重,目測140斤,實際據她自己說是160斤。 

  與LZ關係:高中同學,有著共同的青春回憶。 

  LZ,目前在上海打工。 

  故事發生背景,小月月要帶她的剛認識的男友來上海看世博。 她媽媽跟我媽媽交代了下,希望我去招待。 

  老娘電話裡熱淚盈眶的跟我說,丫頭,幫忙招待下吧,帶他們去玩好了,小月月的媽媽原來跟LZ媽媽是關係很好的朋友。 

  好,電話裡,我接下了這個艱鉅的任務,話說當時是101日。 我放假7天。 

  小月月也跟我通了電話,語氣很禮貌,很客氣,感覺像個成熟的大人了,我心裡還有點激動,畢竟老家來人,我還是很興奮的。 一個人孤獨的在上海混著,來一兩個家鄉人是很讓人期待的。 

  102日,小月月電話通知我,3號中午到上海。 讓我幫忙訂旅館,但是給了我以下幾個條件,150元以下,最好是3星,要有免費的早點,最好離世博會近。 

  我心裡很猶豫,世博期間,而且是國慶節,臨時定旅館已經很難,又要3星,要150元以下,根本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啊! 

  我當時就說,你們要不在我租的地方住一下吧。 LZ一個人租的2房,你們來也夠住的。 

  小月月電話裡用很嗲很嗲的聲音說,不要啦,人家帶男朋友來,晚上聲音。   HOHO.  HOHO   可能。    HOHO...HOHO.  會大的啦啦。    

  我寫上面那段的時候,還能感覺到渾身雞皮疙瘩的感覺。 

  我只能說,幫她想辦法吧。 

  掛了電話,我開始頭疼,折騰了好久,只能訂在離莘莊地鐵站有一段距離的旅館,2星,有免費早餐,價格188,可能超過了小月月的標準,但是我已經沒辦法頂到更好的了。 

  說實話,如果是我,我會覺得很滿意。 

  打了個電話給小月月,客觀的跟她說了下旅館情況,告訴她,來看了不喜歡再說,也沒辦法訂到別的了,她語氣覺得還可以。 於是旅館就這麼定了。

 

第二天,我早早的去了火車站接她,還跟她說的很清楚,我在門口等。 

  結果,1030火車到,我他娘的等到1110分沒接到人,期間電話不接,短信不回。 我以為出了什麼大事。 嚇的不行。 

  好在1115分,她給我打了個電話,懶洋洋的聲音問我在什麼地方,我說,我在出站口啊,我等你在啊。 

  小月月用一種酵母嗷嗷的聲音慢悠悠的說,哎呀,我沒看到你呀,哦呵呵呵呵呵呵,我跟我家老公打車去旅館了哦。   我知道旅館在哪。 

  我拿著電話站在出站口,人來人往,我有一種晴天霹靂的感覺。   

  好吧,我忍。  我打車往莘莊趕。 

  1220多分,我趕到了旅館。 

  同志們,因為這2天一夜過的刻骨銘心,所以,我連具體的時間都能倒背如流,因為,太刻骨了。 

  我趕到了旅館後,果然看到一男一女在等我。 

  怎麼說呢,小月月高中的時候可以說是非常圓,現在是很圓,沒怎麼變,就是臉上疙瘩變多了。 

  小月月身邊的男的還真的不錯,稱他為W吧,W看起來很斯文,乾淨的男生,但是很沉默。 

  小月月用一種怨懟的眼光看著我說:討厭討厭討厭,讓人家等那麼久,我發誓,發誓從現在開始恨你了啦了啦了啦。    論家腳的起泡了啦。   

  我。    我內心已經有幾把刀刺了進去的感覺,吞了口氣說,我剛從火車站趕過來,有什麼話進房間再說吧。   

  於是,在前台登記,期間,小月月看到旅館的大標誌上有好幾個星星圖像,她激動的說,呦! 是五星呢! 不錯啊,真滿意。    

  我的眼光淡定的看向旅館的招牌,上面是2星,多出來的星星,只是點綴,是點綴。   

  小月月激動:哎呀! 她要什麼身份證啊! 哎呀! 你們旅館認為我們一男兩女過夜嗎? 哎呀哎呀! 巴拉巴拉。    

  我充耳不聞,淡定把身份證給小姐,前台小姐刷我的身份證,一時沒刷出來,再繼續試。 

  小月月更激動:哎呀! 她是不是通緝犯啊! 身份證怎麼沒刷出來啊! 哎呀! 你什麼時候被通緝了啊! 你晚上不要跟我睡啊,我怕怕怕。   巴拉巴拉。    

  前台皺眉,然後刷好了卡給早餐券。 

  小月月非常激動:為什麼只有2份早餐券! 我們不夠吃的不夠的! 什麼自助隨便吃? 什麼是自助? 自助吃能吃飽嗎? 巴拉巴拉。   

  前台MM好耐心,解釋了一遍,說自助可以隨便吃,想吃多少吃多少。 

  小月月滿意的笑了,圓圓的臉因為激動,紅了起來。 

  我們準備上電梯,她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把前台放糖果的盤子拿起來,打開自己的背包,雄赳赳氣昂昂的把所有的糖果倒了進去。   然後把盤子隨手一丟,嘴巴咕嚕了一下,五星酒店,連個幫忙拉行李的都沒有。     

  我,與小W,沉默的尾隨入電梯。 

  在電梯裡,小月月抱怨,上海真熱,汗一直流,然後用手錘她老公小W,說為什麼這麼熱,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我當時的腦海中,浮現出咆哮馬的身影。    

 

我仔細打量了下小月月的穿著。 

  毛衣!       

  神馬!  真的是毛衣!   

  是的,電梯裡離的近,我仔細的看了好半天,是那種冬天穿的厚毛衣,長款,大領子,將她裹的像一個球一樣。 

  下面是一條牛仔褲,但是,胯襠那裡是破的,因為太胖,估計兩個大腿丫硬是把牛仔褲磨破了,她一抬腿踹她老公小W的時候,我看到了紫色的內褲。    

  再下面就是一雙絕對有15CM的大紅色鮮紅的高跟鞋! 

  整體感覺像一個大球立在圓規上。    

  我為什麼要描述她的穿著呢,因為,第一驚天雷,跟她的穿著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   

  到了房間,看到椅子,我趕緊坐了下來,給她媽媽發個信息,安全接到了。 

  她老公小W是個安靜的人,沉默的把行李規制好。 

  而我們的小月月在幹什麼呢? 

  當時的情景,我現在想起來還在抖。    

  我喘口氣。   

  她。   先是大叫,為什麼沒空調,然後,到處找套套,發現酒店沒有配備套套以後她激動的罵,哎呀哎呀! 五星的連套套都沒有!     

  我當時心臟都開始疼了,要是我有蛋,我就蛋疼! 

  但是我沒有,所以我心疼。    

  因為,小月月乾了一件讓我崩潰的事。   

  她,脫衣服了!      

  是的! 她脫了! 她脫了! 她真的脫了!     

  房間裡,有我,有小W    她跟我幾年未見,她跟小W才認識幾天。   

  但是她脫了! 她脫了! 她真的脫了!           

  小W跟我,當時目瞪口呆! 

  因為,在她脫下厚重的毛衣後,我們驚悚的發現,裡面神馬都沒有!   

  真的沒有! 真的沒有! 

  我沒有看到胸罩! 

  只看到兩隻碩大的球拖在肚子上。     

  然後,我跟小W,估計當時被雷的大腦短路了。   

  就看她一件一件一件全部脫光。   包括。    內褲。    

  讓我覺得神奇的是,她可以脫了牛仔褲,但是高跟鞋是穿著的!   

  說實話,當時我的腦子跟過電一樣,反復出現。  四院。   110.  120.  這種字眼。    

  小W當時趕緊走到我身邊的椅子上坐了下來。 我們兩個尷尬的不知道說什麼。   因為,她開始展示了。   

  是的,開始展示了。   

  首先,我跟大家描述下旅館房間佈置, 

  床的對面是電視機,右邊是一個茶几喝兩把椅子。 

  我和小W坐在椅子上目瞪口呆。 

  小月月脫光了剩一個高跟鞋。 混身贅肉,然後抬手解開紮起的頭髮! 

  神馬! 腋毛! 腋毛!    是的,濃密的腋毛!    

  配合下面濃密的那個毛! 

  我趕緊拿下我的眼鏡開始找紙巾擦。    

  我重複一遍,我要是有蛋,我就蛋疼。   

  但是我沒有,我只能心疼。  胃疼。    

  我趕緊說,小月月,把衣服穿了,我們走吧,都一點多了,下午去城隍廟啊! 

  小W沉默中。   

  小月月完全無視我,盯著小W一步一步的勾魂的腳步走了過來。 

  我心裡咯噔了一下,難道限制級現在就上演嗎? 

 

我是出去呢,還是阻止呢? 還是趕緊回家呢? 

  就在我心裡掙扎的時候。   

  小月月猛的一下彈跳起來,如同鯉魚一般反彈到了床上。   

  那種敏捷的動作,那神馬地心引力,神馬胖子不能運動理論都是浮雲,都是浮雲。   

  小月月在床上反過來,再翻過去,再反過來,再翻過去。     

  我不厚道的想到了剛捏好的翻滾的牛肉丸。   

  小月月開始呻吟,哎呀。   老公。 人家腳疼。   腳疼。   腳疼。   

  然後用她勾魂的腳向小W的方向,一踢,一踢,一踢。   

  一踢,一踢,一踢。   

  一踢,一踢,一踢。   

  一踢,一踢,一踢。   大家贖罪,我不知道怎麼形容她那種神經過電的行為模式。   現在剛剛是雷的開始。    21夜,我覺得我能活著來跟大家八已經是萬幸。   

  大難不死必有後福。    

  好,繼續回到小月月。   

  她反复的踢的過程中,我不意外的看到了鮑魚。   看到了菊花等等。    

  我想,我如果有蛋,我就蛋疼,但是那個時刻,我眼睛疼。    

  小W滿腦子估計都在滴汗,他看場面太尷尬,半開玩笑半嚴肅的說,你再這樣我走了。 。。  

  我心想,恩,這才對嗎,任由她這樣翻滾簡直就是犯罪嗎。   

  但是,我完全沒想到。   

  小月月開始咆哮了! 

  是的,她開始咆哮了!    

  是的,她邊咆哮邊哭天抹淚了!      

  她喊到:哎呀呀。    我腳疼你都不管我啊! 哎呀呀,你不愛我啊! 哎呀呀,你是個負心漢啊。   哎呀呀,你是陳世美啊。 哎呀呀! 你答應我的做不到啊。    

  我當時覺得整個空氣都窒息了,頭頂全是烏鴉。    呱。    呱。   呱。 。。 

  小W開始有點忍無可忍了。   板起了臉。   站起來就說,你把我錢包放哪了,給我我回家了。   

  我心裡又是一個咯噔,小W走了,把她一個極品丟給我,那我不要活了啊。   我當時已經有覺悟了。   

  此時! 小月月突然又笑了! 是的,她笑了! 

  變臉速度比川劇還快! 真的,快的讓我感覺她前面咆哮都如同不存在一樣。   

  我後來才理解,為什麼小W還能忍受的了她,是因為雙方家長認識,剛好小月月家長有世博的票,非要兩個小孩子一起去看世博,順便互相了解一下。   

  他們雙方家長是101日敲定的事情,當晚就跟我媽媽說,2號小月月通知我委託我找旅館,3號他們就來上海了。 

  攏共小W跟小月月見面才2次。 

  小W因為感情受過傷,也年紀有點大,29了,想趕緊結婚好了。 於是在母親的施壓下就跟小月月來了上海。 

  在這個事情上,小W是個受害者,小W的媽媽是被騙者。 小月月的媽媽是希望趕緊女兒嫁出去的,因為小月月前後經歷了N個男人,慘被拋棄N次。 所以見到小W跟浮木一樣。 才提供世博門票。 

  而我,就是那個禍從天降的悲情人物!    

 

感嘆我那本來應該及其美妙的國慶節!          !   

  好! 場面回到旅館房間,當時應該是3號下午的2點左右。    

  小W變臉以後,小月月笑了。   

  是的,她真的笑了,然後,她光著身子,從床上魚躍到地上,往衛生間走去。   

  期間,回眸一笑,哎呀呀! 人家開玩笑呢! 人家要洗澡澡哦。    

  然後,如同演電視一般,扭著肥碩的屁股進了衛生間,我隱約從屁股上看到了三角褲的肋痕。 

  她進了衛生間後,我跟小W楞了幾秒,突然覺得這個如同戲劇化般的變臉好神奇,以前學校都沒學到過。    

  這演技,神馬曼玉青霞,神馬劉德華梁朝偉,絕對是浮雲。   

  我們當時呆滯的,看到衛生間裡,突然扔出來一隻紅色高跟鞋。  

  過了幾秒,裡面又傳出呻吟聲,恩。   嗯。    啊。   哎呀。   哦。   .... 

  我當時真想把手上遙控器砸過去。    

  然後,又一隻鮮紅的高跟鞋扔了出來。   

  我醒悟了。   難道,這個就是誘惑。   

  我轉頭同情的看了下小W   房間沒什麼光線,他臉上陰晴圓缺我看不懂,但是我能感覺的到他渾身透出一股冰冷的沉痛的悲哀的氣息。   

  他輕輕的說了幾個字。   我。 跟她,才認識2天。   

  上面有同學懷疑是不是真的,我真的在這裡發個誓,要是有半句假話,我立馬就有蛋,而且天天蛋疼。   

  現在你們就覺得重口味了啊。    同志們! 後面才是更極品呢,前面這個,跟晚上發生的,跟第二天發生的事來比,根本就是小菜。    對於這種人才,我覺得我連想像力在她面前都顯得那麼貧乏,那麼無知。 

  看了她以後,我覺得我前面二十多年都白活了,雖然說一樣米養百樣人,而小月月,絕對是計劃外的那個具有人類行為藝術的另類生物。 

  用任何詞語來形容她,都根本乏味的狠,見面後,你才能意識到,啊,世界真美妙,夫妻都和諧了,什麼房子,經濟,柴米油鹽,婆媳關係都是毛毛雨。   因為一對比,娘來,神馬極品都是浮雲,根本世界和諧的狠! 畫面回到旅館房間,小月月進去洗澡,我深深喘了口氣,打開電視想緩解下氣氛。 

  小W趕緊掏了根煙,禮貌的問我介不介意,然後在我表示沒問題後,開始大口大口的吸煙。 

  我估計他也是白活了快三十年,第一次開眼。 責任感和憤怒羞辱感反复糾纏他。 

  我考慮的是,得怎麼混過去這兩天送走她算了,他考慮的估計是怎麼混過去,然後回家就拜拜。   

  場面,我在看電視,他在抽煙。   小月月在衛生間。    

  突然! 是的! 突然! 

  真的是突然! 

  小月月衝了出來! 

  光著身子,身上有水,然後衝到小W的腳邊開始翻行李包。   

  邊翻邊說,哎呀,酒店的沐浴乳我怎麼可以用呢,這不是毀我的皮膚嗎? 

  甩著兩個大球蹲在地上,斜著眼睛對著小W說,人家可是美女,美女是要用好的。    

  我又彷佛給雷劈了一遍,小W的煙已經快到煙屁股了,但是他還在裝模作樣的吸。   

  我眼睜睜的看著小月月,從碩大的行李包裡掏。   

  掏出了一個按壓式的那種家庭裝大瓶飄柔。   

  是的! 我沒看錯! 是的! 1升的那種大瓶裝飄柔!    

  然後又掏出了一瓶不知道什麼牌子的大瓶不知名液體! 

  然後又掏出了一個碩大的香蕉! 

  神馬! 香蕉! 神馬! 香蕉?         

  哦! 是的,香蕉!      

  在這裡,我對天下所有的香蕉表示默哀。   

  我能表達下當時我看到小月月掏出香蕉時我的心情嗎? 我當時感覺,是的,難道小月月是男的? 難道是酵母? 難道菊花不是配黃瓜而是改配香蕉? 

  我承認在那一刻,我的想像力近乎為零,只有潛意識遺留的在天涯接受的腐女教育,但是所有的深刻教育內容沒有一堂課教育我,一個胖妞洗澡的時候是需要香蕉的!  

  小W顯得有點崩潰,沉默的又掏出一根煙。    

  我在考慮到底是問呢,還是不問呢? 甚至閃過一絲難道是陷阱的疑惑。   AV現場? 

  好吧,小月月果然是神,只見她誘惑的甩著球,把香蕉剝開,先是舔了下香蕉的頭。   

  我不厚道,大家也不要聯想,場面根本一點美感都沒有,好比一個ET在你面前哪怕是群P你都沒感覺一樣。   

  小月月對著小W舔了半天看小W沒反應,哼了一聲,又掏出了一個碩大的香蕉。   

  我當時覺得不問不行了。   難道要表演舔香蕉舔一個下午嗎? 

  我趕緊說,小月月,你洗澡弄什麼香蕉啊! 趕緊洗洗我們走了! 下午安排好幾個地方玩呢! 

  此時的小W,眼觀鼻,鼻觀香煙,香煙熊熊在燃燒。    

  小月月哼了一聲,然後把兩個香蕉都剝開到一半,把香蕉肉擠出來扔掉。 

  我當時反复揣測,皮幹什麼。  皮用來幹什麼,沒有硬度啊。    

  後面小月月的舉動,讓我醒悟了, 

  我果然是弱智。    

我記得這個值得紀念的時間是103日下午2點多。 

  我這個已經多年的同人女後來升級為腐女,一路菊花黃瓜毫不變色的資深抗雷人物, 

  當時也被雷的差點內出血。 

  只見小月月將兩個香蕉皮慢慢的貼在兩個球上,又是擠又是貼又是吸的。   

  因為她的兩個球是搭下來的,基本上球的頭部就是以6點位置直接指向地面的。 

  香蕉皮很好的被卡在肉與肉之間。 

  我驚訝啊! 我被雷批啊! 我當時有一種我到了外星的感覺。     

  我艱難的問了一句,小月。  月啊。   你這個是乾什麼啊! 

  小月月見小W沒反映,哼了一聲。    

  她嬌滴滴的說:保養啊! 你懂什麼,你沒看我這個地方是粉紅色的嗎? 用香蕉可以一輩子粉紅色哦! 

  然後十分慎重的跟我說,MM,你也記得回去試試。   真的會變成粉紅色。   

  接著,她淡定的拿起兩瓶大瓶裝液體搖晃的頂著兩個黃色的香蕉皮婀娜多姿的扭到了衛生間。   

  我的嘴巴已經雷歪了,恍然記起還有個小W   

  再回頭看他,他仍舊眼觀鼻,鼻觀煙。   

  一種非常悲痛的感覺油然而生。   

  小W淡定的說:我們明天回去,給你添麻煩了。   

  頓時,我熱淚盈眶。    我真是熱淚盈眶。     

  小W又淡定的問我,門口那個KFC24小時的不? 

  我緩緩的點頭。   我們之間形成了一股烈士般氣場的氛圍。   

  我仍然記得在等待小月月洗澡緩慢的過程中,我一直在調電視台,從174,然後又重頭174.   

  小W抽了無數根煙。   

  期間,小W手機來了條短信,他看完,沉痛的放到桌上,正好在我左手邊,我瞄了一眼,上面華麗的寫著:小W,我女兒交給你了,好好玩哦! 

  小W的臉是沉痛的,而我,用職業習慣開始分析,這個肯定是小月月的媽媽發來的,這個好好玩的含義很深啊! 是好好玩上海,還是好好玩小月月。    

  而到現在我才明白,小月月玩的不是上海,玩的是寂寞。   

  小月月終於公主出浴了,慢悠悠的走出衛生間,披了一個浴巾。   

  真的是浴巾! 酒店配備的。   她也知道要披浴巾? 

  然後她開始奧斯卡的演戲。   

  一隻手扶著頭,一隻手扶著牆,浴巾半披半拉, 

  臉色潮紅,嬌喘連連。   

  看那個樣子,我還以為衛生間裡配備了一個猛男。     

  小月月一股侍兒扶起嬌無力的感覺,然後嬌喘連連。   

  她喘了,恩! 開始喘了:小W,恩。  嗯。  啊。   人家。   人家低血糖。 。。 洗澡暈。   暈的。   哎呀。   哎呀呀。   哎呀呀呀。    哎呀呀呀呀呀。   

  天涯如果有醫科的也幫我解釋下,真的低血糖洗澡會暈嗎? 

  當時的小月月,可真的是嬌喘啊,神馬酵母估計都得佩服她。   

  小月月緩緩的向小W伸出一隻手,邊喘邊說:老公。    ~~~~來扶人家一下。   

  我尷尬的看了眼小W,小W又掏出一根煙。   

  小月月看小W沒聲音,開始跺腳:哎呀。 老公,來扶人家。   人家。    

  我一想,這不對啊! 這麼下去不是演限制級就是又要演祥林嫂哭戲了。 

  我急忙衝上去,扶住小月月,抓住浴巾胡亂給她擦一下頭。 

  心裡想的是老邢的口頭禪:這貨不是人類,這貨不是人類,這貨是大冬瓜。   

  然後我沒話找話的隨口一說,咦,你香蕉皮別扔馬桶啊! 會堵。    

  說完我就想抽自己,MB的,叫你嘴賤。   問什麼香蕉皮! 

  LZ一個踉蹌,一腔悲情湧上來,背影都顯得那麼蒼涼。

 

看,看,看,看你MB 

  LZ也是責任感強,當時要是藉口走人好了。 但是想到LZ老娘那個包子臉,還是忍忍算了。

  LZ也不想尿,跟小月月在一起,一切生理活動都顯得那麼多餘,那麼不合時宜。 

  趕緊到門口找到小WMB孩子手上拿著一條煙。 

  是的,一條煙。 一條煙是10包,一包煙是20根,一共是200根煙。 

  小W悲情的看著我衝出來,我從他的眼神裡,看到了同情。 

  於是我和小W在門口等那個華麗的挑內衣女子。 

  小W淡定的說:真的,我跟她剛認識。 

  我當時淚流滿面,趕緊回說:我跟她好久沒聯繫,你知道,她年輕的時候。  還比較,正常的。   

  小W沉默。   我們兩個沉默。   

  當時時間是103日下午將近4點。   

  我隱約看到小月月從超市內走出來,手上一個仿造的LU皮包,是她一路從老家背來的,另外一個是神馬? 

  那麼大個包!     

  難道她到上海來是來採購內衣的? 

  目測那個大包,感覺想兩個枕頭加起來的厚度和長度。 大家可以想像下她買了多少內衣。

  我頭又開始疼了,這意味著,她將帶著這一大包內衣,逛城隍廟,人民廣場,南京路步行街,外灘。     

  她走近了,是的,走近了 

  身邊還有個猥瑣的大叔跟著她嘻嘻笑。   

  我正好奇為什麼這種貨色大叔都敢看。 

  走近一看,我懂了,小月月手中一個小內褲,居然是紫色的!  

  帶花邊,有小蝴蝶結的,隱約看還挺透明!    

  小月月嘴裡咕咕嚕嚕不知道比劃什麼。   

  小W遙望一眼以後,開始拆那一條香煙,動作艱難,好容易找到拆的口子。 

  我抖擻精神迎上去,小月月,你幹什麼呢? 

  她抬頭沖我邪魅的一笑,“MM,你看這個內褲我從這。。。她手舉的很高,比劃給我看。

  從這個屁屁這,開個洞到前面這,行嗎你看? 

  尾隨的大叔咯咯的笑起來了。    

  我的臉,從茄子變成鞋子一樣苦。    

  伸手奪過小內褲塞到她手上的包裡,順便看了一眼,果然,一個大包都是胸罩內褲。 終於憋不住兇了一句內褲好拿出來研究的嗎?回去再研究! 

  猥瑣的大叔咯咯的繼續笑。   

  小W煙已經抽上了。    

  小月月翻我一眼,把紫色的內褲又奪了過去,動作兇猛的甩給小W,一伸,差點伸到小W臉上。 

  老公!你看怎麼樣!! 

  小W,一驚,嗆了口煙,咳個不停,往後趕緊的退了兩步。 

  小月月一看小W在咳,也顧不上內褲了,塞到包裡,一把扶住小W 

  把整個內衣包都塞給我,責怪的罵我。 看你一點眼力都沒有,我老公都咳成這樣了,咱們找個地方吃東西去吧! 

  上帝啊,我是第一次現實中在男人臉上看到了被強奸的掙扎感。   

  好吧,我忍忍! 找東西吃! MB的也餓了!

 

其實,如果是正常人,既然在旅館附近的超市買了一包內衣,最好是送回旅館然後再去逛街。 

  但是當時我和小W的腦子已經被劈了好多下,完全沒有正常人的思路。 而小月月理所當然的認為她買了東西,帶著就是,晚上再帶回去好了。 

  於是,按照小月月的安排,買完內衣,我們就去吃東西。 

  LZ當時有點怕了她,走了幾步路,看到有吃東西的地方就衝了進去,心裡想,餐廳裡,自己吃自己的,總歸不會有什麼問題了吧。 

  餐廳是那種綜合性的,什麼都有,飯菜面等等。   

  小W可能是餓了,一夜沒睡坐車過來,中午一直折騰到下午都沒吃,詢問我要吃什麼,我雖然餓,但是腦海中反復出現無辜的香蕉,就沒什麼胃口,跟小W說點碗混沌好了。 

  小W深吸口氣,問了下小月月吃什麼。 

  小月月這個時候還沒坐下來,聽到小W問她要吃什麼。 她居然。   

  開始aosika了。 

  是的! 她開始演了!   

  她先是突然深吸一口氣! 然後是的! 她開始作嘔了! 

  一個手摀住嘴巴,嘔了! 她嘔了! 懷孕了嗎? NO 絕對不是! 她在幹什麼呢? 

  她說了!    

  小月月幽幽的嘔了一下,輕輕的說,哎呀,我低血糖,吃不了東西。   

  然後又嘔了一下,立馬有那種好嬌弱好嬌弱的感覺。     演技真好! 贊! 

  老公,幫我點碗粥好了。。。 

  小W忍了一下,將信將疑的就走了。   

  小W一走,小月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事坐下來,然後嘩一下把她的LU包甩到我這裡,開始盤頭髮。 

  邊盤邊用一種很高傲的口氣跟我說,我吧,優點就是太漂亮,你剛剛看到了,上海的男人都跟著我,想調戲我,哼!我看不上上海人的。。 。。 

  小月月說的是剛剛尾隨她的猥瑣大叔。 

  我尷尬的笑,面對著一個160斤,150CM的大冬瓜,漂亮,美麗,性感。   神馬都是浮雲。   

  上海人千萬不要有壓力,被她看不上是你幸運。   

  小月月幽幽的又說:其實我喜歡山東人,還有河南人,肌肉的抱著多舒服啊。。。 

  接著,45度幽怨的擺弄著桌布,可惜,我有小W了,我要專一,雖然我很漂亮,那麼多人追。但是我專一。我就是梁山伯,小W要是不要我,我就去葬花。。。 

  MB我說的是原話,絕對不是編的,gouride,難道她不知道梁山伯是男的嗎? 

  看到有人質疑我的帖子真實度,同學你查查我的註冊日期,再看看我回帖發帖,就知道我是不是寫手了! 

  沒錢沒鈔的,寫這個玩意純粹是為了發洩! 

  老家是蕪湖,老家話跟普通話差不多,除了LN不分,所以基本上是人都聽得懂我們說什麼,這也是悲劇的所在。 

  事件真實性是百分百,火車時間是夜裡2點多到上海10點半那趟。 

  我不怕小月月看到,不過以她的智商,最多懂得看百度。 

  我後面慢慢八,八完雷死你們,我就舒坦了。 

  小W點好餐過來,我跟小月月坐在面對面,他一時猶豫不知道跟誰坐 

  因為我從他臉上看到了好像質疑自己會被糟蹋的神情 

  我趕緊的把小月月的LU包跟內衣包放到我旁邊的位置上,娘來,小W你要是跟我坐,那我還要不要活了。   我還年輕。   

  小月月剛剛精神無比,看到小W來了以後,跟條件反射一樣又開始憂傷了。  

 

她居然。   

  她居然。   

  大家不要驚訝。   

  她居然開始吟詩了!    是的! 吟詩了!   

  她一邊裝暈,居然一邊開始幽幽的說詞語。   

  我隱約聽到花謝,花飛,霜滿天。。。紅蕭香斷。。。有誰憐? 

  她慢慢,輕輕的靠到小W肩膀上。   W已經讓開只坐半個椅子, 

  她居然在兩句詩的時間內,慢悠悠的靠到了小W的肩膀上。    

  我真想誇她一句,牛逼! 

  她念完以後眼睛里居然滲出了晶瑩的淚花。   

  我內心在猛拍桌子:我靠! 張藝謀怎麼不找你,MB的,入戲太快了! 

  她輕輕幽幽的問小W有誰憐,有誰憐。。。我要是死了,你憐我嗎? 

  小W慢悠悠的想讓開,隨身那個小塑料袋裡面一條香煙,又拿出來一根煙,抖抖索索的找了個打火機。   

  我當時就歡樂了,小W買一條煙還帶買了四五個打火機。    我突然覺得悲劇變成喜劇了。 原諒我不厚道。   

  小月月見小W沒理她,又開始抽煙,立馬要變臉,說時遲,那時快,立馬站起來,猛地叉起腰來! 

  我一下立起了身子,這是演哪一出,我年紀大了,娘的,不愛看懸疑片。 

  小月月開始怒吼,用咆哮馬的姿勢問小W 

  你憐我嗎? 

  你憐我嗎? 

  你憐我嗎? 

  餐廳的服務員紛紛注目了過來,包括吃飯的同志們開始指指點點。   

  我環顧了下沒熟人,還是找了個餐巾紙擦鼻涕。    

  小W給嚇的一哆嗦。    

  抖抖的慢慢的小心翼翼的輕輕的問了一句:憐是什麼意思? 

  我內心狂笑啊! MB的,我們老家L,N不分。    

  當時場景應該是103日下午4點多,地點,莘莊某個餐廳。 

  小月月咆哮完,見到小W好容易回了一句話,居然安穩的坐下了 

  一把粗魯的溫柔的拉過小W的胳膊,挽住。 

  然後甜蜜蜜的說,老公心疼我我知道,我不會讓自己死的,更不會讓你憐的。   人家要讓老公愛我。   

  我當時內心也墮落了,分明把他們當演戲在看了,這場戲,絕對秒殺所有大牌導演的戲,什麼阿凡達,什麼2012,在小月月面前,根本就是演技不及格。   

  後來我才反應過來,娘的,gouride滿月也敢念葬花吟。   

  小W給她一驚一乍搞的有點慌,我分明看到他眼角閃過一點晶瑩的淚花。 

  這個時候,服務員把我的混沌還有小月月的粥端了上來。   

  我歡樂啊,LZ一向對食物沒有抵抗力,哪怕前一秒看到狗屎,後一秒看到香腸都是可以吃的下去的。 

  於是,加點辣椒,加點胡椒粉,歡樂的準備吃混沌。 

  小月月看到粥上來,沒什麼反應,拿起勺子準備吃,小W一口氣呼了出去,服務員剛好也端了一碗蓋澆飯,估計是小W的。 

  這個時候,小月月又開始演戲了!     

  她開始暈,細聲細氣的喘氣說:哎呀,我暈。 我低血糖。 我聞到食物味道就噁心。   

  然後她開始作嘔。   

  我無視她,吞了一個混沌。    

  小月月,艱難的塞了一口粥,好像不勝嘔吐感,立馬一抖。   

  那一口皮蛋瘦肉粥就這麼又吐到碗裡。   

  然後又淚花蹦出,我張開嘴開著她,懷疑剛才看到的咆哮馬跟她不是一個人。  

 

她幽幽的又嘔了一聲。   

  然後攪了攪那吐過的粥,又勺了一口到嘴裡。   

  立馬又一抖。   又吐到碗裡。   

  攪了一攪又勺了一口,混合著唾液和嘔吐出的粥又喝下去。   

  然後又作嘔。    又吐進去。   

  如此幾遍。   

  老子吃MB啊吃! 什麼二女一杯,什麼人獸! 

  MB,見過噁心的,沒見過這麼噁心的! 

  當時我已經不想吃任何東西了 

  見識過這麼噁心的場面,我相信以後我的抵抗力會更加高,可以回去挑戰下以前不敢看的深度級別柔情動作片了。 

  看了下小W,他也有點接近崩潰,又開始哆哆嗦嗦的翻煙。   

  小月月表演完以後,突然胃口大開 

  開始吞那碗嘔吐物混合粥。   一下就吃完了 

  嘩啦啦的聲音跟豬吃食一樣。 邊吃邊喊我。   

  “MM,你怎麼不吃啊,你吃啊,等會玩很累的! 

  我勉強的擠個笑容:我不餓,你吃吧。   

  內心不斷的開始抓狂,開始安慰自己,好在就只要招待她兩天。 兩天她就走了。   

  小月月吃完後,意猶未盡,口中念叨:哎呀,我低血糖,我不吃飽等會要暈的,哎呀,小W,你不吃飯啊! 別浪費啊! 我吃我吃! 

  於是,她吃掉了小W的蓋澆飯,滿滿一盆,還有一碗粥。   

  難道,剛才那個見到食物就嘔吐的人,是我的錯覺? 

  小W淡定的抽完煙,趁著小月月沉浸在食物中,又去買了兩瓶可樂,遞給我一瓶 

  我感動的熱淚盈眶。 趕緊喝了提神。 

  小月月正在享受食物,邊吃邊說,哎呀這個梅干菜沒有我媽媽做的好吃,上海人真可憐,吃飯都沒什麼味道的。  巴拉巴拉。   

  沒注意到我們的小動作,不然,我估計我活不過第二天啊。   

  我加快速度,大家不要急,我怕我後面扒的內容你們晚上吃不下去飯。   

  好容易混完這頓飯。   小月月說趕緊去城隍廟。   

  她說,人家要去買那個小狗狗。   

  我一頭霧水,小狗狗? 城隍廟沒有小狗狗。   

  她又說,不是啦,是小熊熊。   

  我更茫然,小熊熊? 活的死的? 

  她繼續嗲,不是小熊熊,是小可愛。    

  我個親娘來,小可愛是什麼! 

  我發揮我的聯想力,小狗狗到小熊熊到小可愛,神馬東西? 

  她一臉笑我無知的樣子,邊抖邊指著我咆哮說“MM,你真笨呢!就是海寶啊! 

  我恍然大悟! MB,我真無知! 

  海寶原來是小狗狗,小熊熊和小可愛的綜合體! 

  好吧! 海寶你被強奸了! 

  於是,我,小月月,小W,帶著一大包胸罩內褲,浩浩蕩蕩的去強姦城隍廟了。 

  出租車上,我趕緊坐到前排,我真的不想跟小月月發生任何可能發生的肢體接觸 

  治好犧牲你了小W 

  默哀 

  司機淡定的開著到城隍廟的路,我跟司機聊了起來,大哥人很不多 

  認真的跟我分析怎麼走城隍廟最近,順便申討下昨天幾個沒給車錢的韓國人。   

  小W開了窗子在抽煙,我真覺得他如果跟小月月在一起的話,估計能抽煙抽死 

  小月月安靜了一會,我回一次頭,看她在翻胸罩和內褲 

  比劃了一下,好在司機看不到。 

  就在這一片和諧聲中,小月月又一個驚天霹靂下來。   

  她先是拍司機的背後那個保護罩一樣的東西 

  大聲的問,司機師傅! 路上繞繞看有沒有藥房啊!   

  司機還在淡定的開車,淡定的回了一句,我幫你看看啊! 去藥房乾什麼啊! 

  我心中一咯噔,這個是什麼情況? 

  小月月大聲的咆哮了起來! 

  哎呀呀! 我們晚上要辦事啊! 不買點套子怎麼辦! 你那裡有啊? 你那裡有我就不買了啊! 拿兩個來用啊! 

 

我聽完當時就想找把刀捅死自己算了。 什麼網絡豪放女,什麼獸獸,浮雲! 都是浮雲! 

  鳳姐? 洗洗睡吧! 

  司機沉默,我沉默。   W哆嗦開始又抽一根。   

  然後小月月得意的笑! 哦呵呵呵呵呵呵! 老公! 你晚上能搞幾次啊! 咱們買一打夠不夠啊! 我覺得不夠哦! 哈哈哈哈哈哈!     

  司機猛按喇叭。   

  至此,我為那個素質很高的司機表示默哀。   

  轉眼,城隍廟我們來了。   

  到了城隍廟,司機沉默的收錢,找零,一句話都沒有。 

  我千恩萬謝的趕緊走了。 

  去過城隍廟的大家應該知道,門口有一排店,賣那種小東西,箱包,旗袍,中國風的東西 

  小月月很感興趣,一家一家看,想買點禮物帶回家 

  我一路走一路跟她開玩笑說,你老公估計很快就有心髒病了。  

  她表示完全聽不懂,學那個台灣腔:MM,你安啦,老公跟我一起會幸福一輩子的啦! 看,我要給他媽媽買包。 

  說到這裡,我還是要表揚下小月月,人心是不壞的,願意付出,為她男人她願意做任何事,但是她完全不知道做的事情是對是錯。 

  真的,給我的感覺就像大時代當中的丁蟹,把別人全家弄死了,還說自己是對的,覺得全世界都對不起他。 

  遇到小月月之前,我一度認為電視情節為虛構,小說是誇張。 現在我覺得,什麼人都有,小說什麼都是生活寫照啊! 

  小月月要給小W媽媽買包,小W是不知道的,因為城隍廟門口一排店靠路邊,門面是很小的,進去直徑最多也就2米三米這樣。 擠四五個人進去都很滿了。 

  小月月肥碩的擠進去,我只能在門口張望,小W就等在門外抽煙。 

  我覺得這樣的男人已經很好了,願意等你,你玩你的好了。 

  就這樣一家店一家店的看,買了兩個包。 出來炫耀給小W說,你看,給你媽媽買一個包去買菜或者乾什麼。   

  小W膽顫心驚不敢要,說我媽媽不用包。   小月月疑惑,,,小W趕緊改口,我媽媽手有病,不挎包。   

  我看情形,小W恨不得說自己媽媽沒手了都。   趕緊接過包說,繼續看繼續看。 小月月你真有眼光。   

  小月月大腦沒什麼弧度,立馬又被邊上的事物吸引了。 

  小W沉默的繼續等在門口。 

  我幫小月月看著大包小包,然後說說話,這麼和諧的時候,居然給我來了一波小高潮。 

  當時我回想起那一刻,103日下午將近6點,城隍廟老廟黃金門口的N岔路口前。 

  如果有圍觀過的同志可以現身說法一下。 

  因為我記得,圍觀的時候有人拍了照的。 還有幾個老外看熱鬧。   MB,家醜外揚了。

  事情是這樣的,一家店一家店逛完,到了老廟黃金門口。 W厚道的提了所有的東西。 

  小月月正在興奮,於是問小W,你要吃什麼? 

  要知道城隍廟小吃很多,小月月也耳聞過。   

  小W已經如同驚弓之鳥了,哪裡敢吃什麼東西。 

  又抽煙了說,不餓。 真的不餓。   

  就在這時,用上面一個同學的話說,MB的,真的爆發了! 

  是突然只見的。   

  2012裡面黃石公園爆發MB還有個煙花當前奏,gouride小月月爆發連前奏都沒有! 直接就高潮了。 

  只見她突然蹲到,嚎啕大哭,我的腦子已經被劈的麻木了,立馬向後退幾步。   

  小月月嚎啕大哭了幾十秒,又突然彈起,衝到小W身前,開始推他, 

  一邊推一邊哭 

  接著又是那種潑婦打架的樣式開始毆打小W,邊打邊喊! 啊啊啊啊啊! 你不愛我啦! 你不愛我啦! 你不愛我啦! 你不愛我啦! 

  然後又蹲下。 

  我心裡一個機靈,MB的高潮原來是瓊瑤附體? 

  小月月果然不負眾望,搶過小W手中的包,開始往地上扔,她也精明,知道不扔遠,就扔在身前半米內。 

  但是,她MB的扔的是內衣。 

  肉色的內衣滿天飛。 

  她扯出僅有的一條紫色內褲,開始哭天抹淚! 

  我他媽的買內褲為了誰啊! 為了你啊小W 

  我他媽的買奶罩為了誰啊! 為了你啊小W 

  我他媽的要剪洞為了誰啊! 為了你啊小W 

  你個陳世美啊! 負心漢啊! 你難道沒聽過SHE的歌嗎? 

  然後小月月開始高歌! 一個擁抱能代替所有。   那首歌。   

  我雷的不輕,又悄悄退後,融入圍觀人群中。   

  小W轉身要走。   

 

小月月一見,衝上前去,一把把小W塞到胸口。 

  用兩個球揉他。   

  然後繼續喊! 哎呀! 你看我抱你啊,你看我抱你啊,一個擁抱能代替所有,如果開口說那隻是,我要來的溫柔。     你還不懂。  你還不懂。   (以上均為唱歌。) 

  然後圍觀的人開始騷動。   有人默默的拿出了相機,手機。   閃光燈。   

  小月月均無視,開始拉著小W扯過來,然後又給他看內褲。   紫色的那條。   默哀。 

  小W有氣無力的說,我真走了,真的,我現在看有沒有火車回去。   

  小月月一聽不敢了,仰天長嘯了起來!   啊啊啊!   你果然不愛我!   

  啊啊啊啊! 你果然答應我的不做到! 

  啊啊啊,男人就是沒好東西啊!    

  然後開始罵,我為了你,為了讓你高興啊,我內衣都沒穿啊!    

  然後她開始找自己長款厚毛衣的下擺。    我心裡猛地一驚。   

  當時我真的嚇的不行啊,娘來,我是知道她裡面什麼都沒穿的啊 

  她感情想在城隍廟甩球? 

  不行不行! 理智提醒我趕緊去阻止。 

  我馬上沖上前去,小月月正在地上嗷嗷的哭。   W無奈的望著我。 問我怎麼坐地鐵回去,他的錢都在小月月身上,跟上只有幾十塊零錢。 

  我當時就罵他,錢怎麼給她啊! 

  小W苦著臉說,火車上,小月月要看他錢包是什麼樣式的,他就給她看。 結果小月月一把就把錢包塞到胸口,問他要想要就自己掏。  

  小W說我哪裡敢掏,我就不要了。 

  我同情無比,還是跟他說,安全把她帶回蕪再說,在外地萬一出什麼事,家長鬧到你家就完了。 兄弟忍一忍。 

  小W犧牲一般點頭。 

  小月月仍舊在嗷嗷的哭。 

  我把地上的東西胡亂塞塞到大包裡,然後跟圍觀的人群點點頭,然後指指自己的腦子,意思她腦子有點問題。   

  同志們理解的散開了,幾個外國人一驚一乍的在邊上哦,啊,哦。   

  我用力把小月月扶起來,MB的,160斤真重。 

  扶到路邊有地方就叫她坐下,然後開始哄她。 

  問她到底為什麼,她也不說,我示意小W來問。 

  小W無奈的問,到底怎麼了? 

  無疑,小W的話是有效果的,小月月抬頭,鼻涕拉忽的樣子,幽怨的問小W 

  為什麼我進店看東西,你不進去? 

  我當時驚天大雷啊! 

  就是為了小月月進店去逛,小W沒跟進去!    

  草! 這神馬情況! 這哪跟哪? 

 

小月月又咆哮,你為什麼不跟進去!   為什麼!   要是愛我就要分秒不離!  !! 

  我當時覺得異常痛苦,示意小W委曲求全。   

  小W艱難的開口。  

  我錯了。   

  當時,我眼淚都快下來了! 同志們,你們看是喜劇,我們演的是真悲劇! 

  慘! 慘! 慘! 慘絕人寰!     

  晚上我慢慢再八103日晚上的事情,MB的,那才叫高潮迭起。 這個城隍廟事件,才是前戲。   

  同志們稍微等下,我去帶狗下去放水。 家狗開始鬧了。 

  見諒見諒。   

  最多半個小時就出現。 我不是太監,今天努力把高潮八出來。   

  但是我現在回憶的時候,我覺得每一刻都是高潮。   我現在覺得生活真美好,所有以前看不順眼的人都如此可愛美麗。 

  我捧著一顆受傷的心,等會就來。 

  在我常識了多次說,我們回去休息吧。  她都斷然拒絕後。 

  我咬咬牙,好! 去外灘。 

  當我做了這個決定時,我分明看到小W臉上露出一股慷慨赴義的神色。 

  於是,小月月,小WLZ我,拖著一堆胸罩內褲和兩個中國風的包轟轟烈烈的去強姦外灘。 

  我們打車,看到一輛空的出租車,我衝上去問,的士司機問我們去哪裡,我說外灘,司機表示不帶。 

  正在這個時候,一輛私家車的車主衝了過來,傳說中的黑車。 老大爺問我們去什麼地方,聽聞是去外灘,他很激動說,2020帶我們到南京東路那個附近,然後我們自己走去外灘。 

  我看看他的車子,中華,感覺不錯。 我回頭看小W和跟牛皮糖一樣貼在小W身上不斷用球去拱小W的小月月。 

  小W點頭,這個時候隨便什麼車子他估計都願意上。 

  小月月一臉沉浸在愛情中的感覺。   

  我做主,就上了中華。 仍舊是前排。 

  中華的車主老大爺,乃會後悔的。 乃會為了這20塊,痛苦一陣子。 

  上車後,我跟老大爺說,開快點,越快越好! 

  因為我想著,萬一出什麼問題,不要毀了一輛出租車又毀了一輛中華。 

  老大爺倒是調侃我,開那麼快乾什麼,看夜景咯,要慢悠悠的呀! 

  小月月本來在後面一臉深情的看著小W 

  突然聽到老大爺說慢悠悠幾個字。    她跟被人踩了尾巴一樣想前附下身子,衝著老大爺就喊 

  慢!  人生怎麼可以慢?  要快!   

  小月月曖昧的又看向小W 

  老公! 咱們晚上就要玩快的! 快快快! 哦來哦來哦來! 夠夠狗! 哦來哦來哦來! 

  (我MB的要是有一個虛構就馬上有蛋,而且天天蛋疼。) 

  我當時立馬想跳車,乾脆身亡算了。 

  老大爺一下子萌了,油門一下子踩了一下,車子縱了一下。    

  我一抖,MB的老大爺你挺住。 我還年輕。   

  老大爺尷尬的就說:哦哦。  快好。  呵呵。  快好。  

  然後小月月一下子嚴肅的說,像你這樣年紀,就不要想快了! 能慢就不錯了。 

  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扑哧自己笑起來。    笑的前仰後合。   

  我張了嘴就往著路。 我也不管了,腦子裡面就想起了四個字。   

  祥瑞玉兔 

  祥瑞玉兔 

  我也不敢看小W的神情,我知道他一定也不好過。   

  為什麼強姦黑車的我要分一段來說呢,因為很對不起那個老大爺,老大爺你辛苦出來跑車不容易,我們走的時候你連錢也不敢要。 

  要是老大爺我有緣能看到你,20塊我一定會給你的。 我知道雖然20塊遠遠彌補不了你內心的傷害。 

  當時車子在慢慢的開,小月月自顧自的笑了一會 

  突然扒到前面的靠背上,大聲的問老大爺 

  大叔。   你現在還能那個嗎? 就是那個。   那個啦! 

  你怎麼不說話? 肯定是不能咯! 哎呀,像你這個年紀應該是不能的,但是我跟你講,我聽過秘方的,每天喝一杯自己的尿,晨尿,早上起來第一泡尿,你喝一杯就夠了啦! 一杯大概,恩,大概就是大叔你用的那個樂扣的輩子那麼多。 不過不知道你能不能尿那麼多,反正你尿多少喝多少。   吧嗒吧嗒。     

  我看向老大爺剎車後方那個擺樂扣杯子的地方。 默哀。  

 

小月月還在激動:大叔,你喝到一個星期絕對能舉起來! 但是持久力我就不知道了哦。 是真的真的! 反正你就當茶葉水喝好了。 你現在不也泡著茶嗎? 黃黃的,有沫沫,跟尿一樣啊! 你喝的時候當茶葉喝好了。   吧嗒吧嗒。    

  我尷尬的看著老大爺,想跟他有點眼神上的交流,然後我順便指指腦子跟他示意一下。 但是很可惜,老大爺一直沒看向我。   

  再後來的時間裡,小月月覺得大家都不說話很無聊。   然後開始唱歌。   

  他還不懂,還是不懂,離開是想要被挽留哦哦哦哦 

  如果開口那隻是,強留的溫柔。   哦哦哦 

  猛的又加一句 

  ON NIGHT IN 上海。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我當時腿一直在抖,把裝內衣的大包抱在胸口,想用這個來溫暖我悲涼的心。   

  好容易到了南京東路,大爺嚴肅的幫我們開門,我看這大爺生氣的樣子,我感覺他想打我。   

  然後我下車突然想起要付錢,小月月仍舊扯著小W在路邊哼哼唧唧。   

  老大爺在關上前排的門之前,發動了油門,然後嘩一下把自己裝著茶水的樂扣杯子砸到小月月腳前。   

  腦子瓦特了!     然後一溜煙走了。   

  小月月茫然的問我,他說什麼說什麼啊? 

  大叔說,機器人總動員叫瓦利。     

  絕對不誇張不誇張,我覺得好像還忘記了什麼限制級的東西。    

  而此時,我們的小月月看向東方明珠,有點熱淚盈眶。 

  真的,是真的開始熱淚盈眶了。 

  我能看到她有哭的預兆。 我深深的扶住了路邊的桿子,不知道是什麼桿子。 

  小W無奈的蹲了下去。 玩打火機,打著,然後放掉,再打著。 

  小月月開始了她的表演,對著東方明珠擺出了擁抱的姿勢。   

  大喊了一聲儂好!上海! 

  然後SB一樣用左手罩著耳朵,上身前傾,好像聽什麼一樣 

  又非主流一樣對著東方明珠大喊 

  儂好!上海! 

  然後又用手招耳朵,像是聽回音一樣,突然又想听到什麼一樣,驚喜的熱淚盈眶。   

  “MM!小W,你們也來喊呀!看!看我這樣多真性情,多灑脫,多麼多麼多麼的幸福啊!

  然後她又喊 

  儂好!上海! 

  我內心在怒吼,你MB的這裡不是高山,這裡不是高山,前面不是懸崖,前面不是懸崖,你MB的想听回音你上泰山華山松山黃山!     

  我用力的握住了桿子,不知道是什麼桿子。   

  小月月開始撐開她大毛衣的下擺,然後。    

  在眾人的目瞪口呆之下,超出我的想像能力範圍之外。   

  她。   

  她。    

  她。     

  她MB的開始轉圈了!    

  她好像言情小說女豬腳一樣,轉啊轉啊。    然後嬌笑。    

  我語言形容無力蒼白詞拙。   MB這裡沒有下雨,這裡沒有花園,這裡不是薰衣草樂園。   MB的演的是什麼。   

  小W終於爆發了。   

  有時候覺得,腐女雖然邪惡,但是絕對充滿母性。   

  對那種弱弱的有點小受氣息的男人都充滿了同情心,不但充滿,還氾濫。 

  於是,悲劇就容易誕生 

  小W絕對不是受的類型,但是在小月月的氣場下,原始恐龍都可以當受。 

  剛剛收到小W的信息,小月月目前跪在他樓下,小月月的母親正在打電話。   W很恐慌。   

  小W的母親在房間里長籲短嘆的自責,小W的爸爸剛好去了銅陵到他大伯家有事。 

  小W門不敢開,正在憂傷中。 

 

我跟小W一時沒反應過來。 還好,就當她不存在好了。 

  然後我們兩個開始喝飲料。 

  場面冷靜啊,我就開口問小W,你們明天回蕪湖家長來不來接啊。   你要記得送小月月回家啊。   

  小W還沒來的及開口。 

  小月月嘩一下站起來,因為太胖,桌子轟了一下。 

  小W反應非常快,一把抓住她,喊道,你幹什麼? 

  小月月立馬又奧斯卡了,眼淚光速的速度流了下來,然後甩起手上的包。 對著小W就砸。

  邊砸邊喊:你們聊好了! 我走了! 你們聊! 你們就去聊吧! 

  小W一時崩潰了,LZ我在對面桌子已經崩潰了。 

  但是小W堅定的抓住小月月的左手。 吼起來,你不要瘋了,剛剛才鬧完!    

  LZ仍然在崩潰中。    

  就見雷閃電明之間 

  小月月沖我大吼一句,你這個狐狸精。          

  LZ一時驚悚楞住。   

  只見她舉起桌上那碗綠色的蘆筍湯,是的! 她舉了起來!     

  LZ當時傻啊,還在內心揣測,是潑我,還是潑小W   

  MB的是潑我,還是潑小W   

  MB的是潑我,還是潑小W   

  是潑我,還是潑小W   

  看到有人質疑錢包錢的問題。   

  我對香煙有點懵懂,但是能認出來,當時紅彤彤的,應該是紅雙喜,不是7.5就是8元。 

  小W口袋揣個百來塊,我覺得蠻正常,因為從頭到尾,他只有拖一個塑料袋的香煙。 

  對於錢,我覺得很好理解,LZ也不經常把所有的錢都放錢包,錢包只是卡,身份證,還有整張老人頭的所在。 

  繼續到巴貝拉場景。 

  小月月舉起蘆筍湯,我居然沒反應,其實下意識想站起來躲。 

  那個小W扯住左手也沒管上右手。   

  可是,事實證明,什麼柯南,什麼衛斯理,都分析不出來小月月的行為模式。 

  小月月,她沒潑小W,也沒潑我。   

  毛衣是淡灰色。   綠色的染在胸口,湯湯水水,還帶著綠色的不明物體。 我當時居然閃過一個覺得灰色配綠色很讚的念頭。 

  小月月悲憤挺了挺熱氣騰騰的胸部! 

  對我咆哮,你們滿意了嗎? 你們滿意了嗎? 你們這個姦夫**     

  小W估計也被這個場面震撼了。 手一鬆。 

  小月月立馬跳開,回頭沖我們喊一句 

  我去跳樓! 我死給你們看! 是你們逼死我的!     

  我草,你MB的直接死好了,你喊什麼,你MB的一喊,我不就害怕了。 

  真的,大家不要笑我。 我真的害怕了。 

  你說她媽媽知道她來了上海是我接的,要是死在南京路步行街,還是跳樓的, 

  我他媽的這輩子就完了! 

  我MB的這個狐狸精只好有跑起來追。   

  小W反應過來又跟起追。    

 

她根本無視我說,你走,你走,你靠近我打你! 叫小W過來! 

  我看了看身後的小W,小W估計都已經快哭了,我推他上前,MB的你再犧牲下吧,我快扛不住了。 

  巴貝拉的小弟,拿個對講機,在我身後愁苦的看著我,MB的,老娘跟你去結賬行不行? 

  要是有人去那家店,見到一個瘦小的拿對講機的,可以好奇的詢問下。 我相信,他一定津津樂道的。 

  我去巴貝拉結賬後,還淡定的要發票,然後把剩下的飯和披薩打包。 

  其實我不厚道,我是想留小W跟小月月單獨處理下情況。 我實在是扛不住了。 

  於是,巴貝拉門口,一個臉陰的跟雷天一樣的LZ,跟迎賓一樣站著等披薩。 

  我內心真是迴盪了多少個罵人的詞彙,都覺得不夠用。 

  過了一會,我出去以後,看到小W垂頭喪氣的走了過來,我一驚,問他小月月哪裡呢? 

  他無奈的說,攔不住,又是踢又是打的。 她一個人要先走。 

  我當時心裡那種悲涼感哦。   就是害怕明天有什麼新聞是什麼海上浮屍。  什麼先姦後殺。    

  我跟小W商量決定趕緊回旅館。 搞不好小月月在賓館了。 

  小W跟我攤手無奈的說,房卡也在酒店。 小月月要是不回賓館,連他都沒地方睡覺! 

  我內心小宇宙真的要爆發了! 蒼天啊! 大地啊!     這是個神馬情況啊!    

  早知道今天這樣情況我處理不了,我還上他MB的大學啊! 老師怎麼不教我啊!    

  我憋了半天,還是有魄力的說,回旅館。 

  萬一有什麼情況再說,不行我再給小W開間房,搭點錢送他回家好了。 

  帶他回家肯定不行,LZ還要名聲啊! 

  於是,我跟小W滿懷悲憤淒涼坐上2號線,轉一號線到底站。

 

莘莊。   我們來了。 

  上面寫錯一個地方,房卡在小月月手上,寫的太快,手誤。 

  到達莘莊大概是103日晚上快11點, 

  我跟小W一路上無語。 

  我對著地鐵對面那個窗戶上我的樣子研究半天 

  MB怎麼看也是一個良好青年,哪裡有狐狸精半點影子。 

  我跟小W聊了一下。 W無奈的說,真的,沒想到她是這個樣子的人。 早知道就不要聽媽媽話試著來相處一下。 不是都說胖點人憨厚嗎,怎麼小月月這樣。   這樣。   

  小W指指自己頭。 示意我她腦子有問題。 

  我嘆氣,我說,高中怎麼沒發現這個極品。 MB的眼睛難道是長來當擺飾的嗎? 

  到達旅館,我們內心忐忑不安,也沒上樓。 

  我撒謊問了前台,我們房卡丟房間裡面了,有什麼辦法沒有。 

  其實房卡在小月月手上。 (上一段我打錯了,後面解釋了,現在再解釋下。) 

  小月月可以隨時回旅館,但是小W就悲劇了,這個時候訂旅館,根本訂不到。 

  前台MM很客氣,也許這個問題很常見,問我們身份證帶沒。 

  前台核對了我的身份,當時人也非常多。 居然很客氣的直接給我房卡叫我自己開門,等會再送下來好了。 

  我忙不迭的點頭。 

  我跟小W上樓,到達房間門前那一段路是漫長的 

  小W膽顫心驚的說,萬一她要是不在房間裡面,怎麼辦? 

  我搖頭,我MB的怎麼知道? 

  只能再出去找,中途發信息打電話沒回音的,只能在旅館守株待兔了。 

  小W悲憤的刷卡開門。 

  門一開,就听一聲狼嚎聲吼起,跟崑曲一樣,開始哦~~~~~~~~~~~~~~~~~~~~~~ 

  MB的居然一股酒氣湧出,還有股糞便混著酒氣的味道! 

  這個MB的神馬情況! 

  我當時在門口猶豫了好久不敢進去,但是我帶推帶讓把小W順進去了。 

  門大開後,我目瞪口呆,這。   這是又改演苦情戲了嗎? 

  地上歪歪斜斜的放了N個酒瓶,目測是一斤裝的一瓶,不知道她喝了多少,但是滿房間酒氣。    

 

對於小W悲慘的遭遇,如果用三俗的話講叫,MB搞了一手的屎。   

  但是我希望八的輕鬆點,就乾脆說小W弄了一手的不明物體。   其實他不爆發我都覺得他是香蕉皮了,一點沒有力度。   

  我的幻想是,小W衝出去糊到小月月一臉的。 

  但是,小W這樣一朵溫柔的男子,也怒了也極品了也大無畏了也癲狂了。   

  他真的怒了。    

  他淡定的抬起右手的電水壺。   

  將蓋子打開。   

  然後把左手伸了進去,一邊又一邊在電水壺上刮啊刮啊。    

  直到把手上可能是米田共和未消化的梅干菜肉絲物體在電水壺內側。   

  MB的擦的干乾淨淨! 

  然後接水,走了出去,放到底盤上。      

  燒! 

  你們想像的到嗎? 寫手想像的到嗎? 每天YY的慣性YY人群想像的到嗎? 

  反正我是沒想像到。 這樣一天的震撼,導致LZ幾天了,還不餓。   

  MB的真是驚魂的一天。   

  小W終於被小月月附體了。   難道這個就是愛情的力量? 小月月的愛情氣場太強大。   

  於是,在等待水燒開的過程中。   

  小月月打開了山寨機,放起了音樂。   

  愛情不是你想買,想買就能買。    

  對了,提示下,不知道為什麼,是有點搖滾風格的那種,就是那種旋律加速度的,跟我們之前聽的神曲有一點區別。   

  MB為什麼山寨機電量那麼強。   音質卻這麼差。   

  空氣中都瀰漫著雷劈過的崩潰感。   

  小W臉不變心不跳。   坐下了。  

 

這樣安靜的場面,就算我這個時候走想必也沒有人會反對 

  但是,等著米田共湯燒開的過程,為什麼那麼美妙。   為什麼。 為什麼。   

  LZ真是壞人。 真是壞人。   LZ要把這段好好寫,這樣就幸福了。   

  當時的場景小月月正在玩弄山寨機聽神曲。   

  小W估計悲憤到了極點也忽略了自己被米田共污染過的手。   

  真安靜啊。  

  都在等電水壺的水。   

  小W是報復心理,我是好海皮的期待心理。   小月月則是幸福的等待。   

  寫到這個時候,我都覺得有點愧疚,提示下,聖父聖母可以根據這一段來罵我,因為MB真像是壞人。   好像看著人吃屎一樣不去阻止,真罪孽。   

  不給自己解釋,這個地方確實不對。 

  但是,我覺得蠻海皮,雖然我跟小W渾身都似乎沾滿了小月月的不明物體,雖然她幾乎強姦遍了整個上海。   我承認,等水開的這一刻,我是海皮的。   

  但是! 救命的是。 這個時候。    

  小W的手機響了。   

  在床上某個角落,一閃一閃亮晶晶伴著某品牌特有的鈴聲。   它響了。   

  這個具有特殊使命的深度了解過小月月身體的手機。   亮了。   

  但是它被主人無情的嫌棄了。   

  我看著小W想站起來又坐下那種忐忑的微微一抖。   算了,他沒給力,他放棄了。 

  MB的我肯定也不去,離的八丈遠。   

  恩,小W不去,我不去,當然小月月去了。    

  她,拿了過來,她沒有接。    

  她盡然沒有看屏幕。   

  她,MB的又掀開內褲了。   

  MB的把手機塞了進去,還理了一下。   

  手機當時暗了。    我以為手機自己自殺了。   

  小月月把褲褲整理好。   W悲劇的黑色加紅色薄款直板手機。    

  穩穩的躺在了衛生巾和鮑魚中間。   

  MB的紫色內褲! 

  MB的誰打的電話。   

  LZ當時驚了。   立馬聯想到小W的錢包,雖然我一直未睹其真容。   

  但是為什麼小W一直沒有翻小月月的包拿錢包。   難道他也是嫌棄顧慮考慮再三?   

  難道跟鮑魚也有不清不楚的聯繫? 

  LZ不知道,但是LZ知道,以後看到那種手機,都會聯想到某種海鮮。   

  你以為這樣就完了嗎? 

  NO 事情就這麼簡單,那就不叫小月月!    

  這個驚悚的時刻,MB誰又打電話來了!     

  小月月驚喜的發現,她的內褲一亮一亮還震動了起來。   

  她驚喜啊! 反應***的迅速! 

  先是開心的看了下,然後辛苦的挪著身子試圖把下面展示給小W   

  但是重點不在這。   

  MB她舉起巨大的山寨機,按了一個鍵伸了將手機伸了下去。   

  MB她拍照了!    

  MB這難道就是有圖有真像嗎? 

  我呸一下。    

 

LZ終於來了,處理下事情。   

  今天不知道能不能結局了,要怪就怪不停試我銀行卡密碼和手機密碼的人,害的我差點火起來棄貼了。 

  但是情節也快了。 等八到我們離開賓館然後去QJ了世博就結束。   如果LZ心情好,就八一下同志們強烈要求揭秘的天涯前斑竹千古逍遙客跟小月月的神秘往事,再直播下小月月跟小W的近況。 但是我覺得挺悲慘的,上班就不知道有沒有時間更了。 

  嘮叨一下,LZ絕對人品好,速度和情節已經夠給力了,手都浮腫了你們還帶要怎的? 哪個再喊慢就詛咒哪個每天吃小餛飩。 跟泡爛了衛生紙一樣的小餛飩。 哪個再試我密碼我就詛咒哪個每天吃奧利奧,而且是只能舔的吃不能咬的吃! 

  其實前面大家說小月月毀了那麼多東西。 

  MB的我也發現她毀的都是日常用品,沒辦法,事情就是這樣,你覺得那樣東西平平無奇,但是在賓館的時間是上午天亮了。   我已經沒有能力去看時間了。 只是憑感覺,天亮了,我覺得離希望不遠了。 

  但是小月月卻強烈要求要喝水。    

  同志們知道,賓館是有那種可以燒水的電水壺,但是,鬼才願意去衛生間打水給她喝。 

  小月月也很淡定。   

  她躺到在床上來回的滾。   其實我覺得那個床真臟,是真臟。   

  她滾。 來回滾。   然後淫唱。   

  好累好累,真的好苦。   男人不應該讓女人太累哦哦哦~~~~ 

  如此幾遍,我覺得真煩。 但是我直挺挺的站在門口,堅決不靠近這個房間的任何一個可以接觸到的地方。 

  小月月又坐起來開始溫柔的45度角非主流斜眼用白眼珠望著坐在椅子上的小W 

  老公,人家要喝水。真的想喝水~~~~人家只是提這一個小小的要求,這樣小小的要求。。。 

  小W其實根本不想回答,估計看著小月月都想吐。 但他意識到天亮了,覺得可以趕緊回蕪湖了。 

  於是他趕緊說:小月月,你準備準備吧,我們等會回去吧,路上給你買水。 

  我一聽覺得贊啊! W神了一樣! 句句都是關鍵啊! 

  這個時候,小月月一聽要回去了,跟中了邪一樣。   

  MB我覺得她每時每刻都在中邪。   

  小月月開始輕聲抽泣。   aosika    

  回去了嗎?回去了嗎?告別上海之後,你是否要告別我?我們的故事還能再繼續嗎?你還會要我嗎?我們回去後,結婚好不好?好不好? 

  小W已經練就了這樣一個段位,他開口了:我們回去再商量,再商量,再商量好不好? 

  懷柔政策! NB的! 

  小月月覺得有戲,小W沒有直接否認啊,這不是有戲是什麼? 

  於是MB的她又在床上翻到了山寨手機。    摁了半天。   

  然後對著小W說,來老公,我們來錄音,你只要說一句,我愛小月月,我們回去就結婚。 那我什麼都聽你的! 

  小W沒反應過來,LZ驚了! 山寨機神馬的是神器啊! 但是LZ理智啊! 錄音什麼的可以作為證據啊! 要是小W說了這麼句話,那他這輩子就完了! 

  於是LZ激動了,趕緊想換話題! 

  小月月,你不是要喝水嗎?那賓館的電水壺能燒水! 

  喊完我分明看到小W投過來感恩的眼神。 讓我有了一種正義的英雄感。 

  但是小月月明顯的還在恨我啊,MB我扮演的是狐狸精的角色啊! 

  她悠悠的一轉頭,憤怒的盯了我一下。 

  又開始掏LU包。 又開始了。    

  我都想搞有獎競猜,她到底下一步要掏什麼。   

  香蕉? 菊花台? 刀切紙? 想像力。   永遠是貧乏的。   

  她跟扔炸彈一樣,扔過來一坨東西。    

  砸在LZ的腳邊。   我看過去 

  MB真眼熟。 

  這小碎花顏色真給勁。   

  翻大腦皮層回憶錄。   在搜索。    

  小月月邊扔邊喊這個東西還給你!我以後再也不欠你什麼了!你不要打攪人家夫妻恩愛好不好!你這個狐狸精!!!! 

  MB的我領悟了!    

  我那條沾了小月月分泌物的大愛小碎花青花瓷一般脆弱的小手帕啊~~~~~~~~~~~~ 

  我要給你挖個墳按時間祭奠你啊啊啊啊啊!    

  MB的真是要了親命啊!   

  網友蓉榮在天涯社區的發帖,將最極品女小月月捧紅,小月月也由此被網友封為最極品女、拜月教主。 火熱程度不輸鳳姐、獸獸。
 

事情發生一直到這個時候,他們終于踏上了回家的路程。一號線到上海火車站下。 LZ一直沿途尾隨……

  等到他們進站,LZ的心仍舊是怦怦跳的。

  小月月並沒有如同我想象中會再來一句再歪!上海之類的話。

  而是平靜的與小W離開了上海,離開了LZ的視線。這樣的一切,來的那麼洶涌,來的那麼真切,卻又離去的那麼剎那。

  跟夢一樣,那樣分別的場景雖然不夠震撼,雖然欠缺力度,但是卻給我視覺上精神上強烈的衝擊源源不斷,持續力長遠。

  揮手道別,不知何時相見。

  離開的時候,雖然莞爾一笑,但是充滿悲滄的水氣仍舊試圖衝破閥門……是的,說過不哭。

  小月月就這麼告別了我,也許就這樣告別了我的世界。

  也許回憶起來的時候,我會覺得,世界真美好,世界真燦爛,多少落寞多少豪傑也不過就一瞬間。

  小月月,也許是你,也許是我,也許是所有人……

  那小時候的尿床,長大的人際交往,都是學問,都是藝術,都是成長的過程。

  也許有一天,也許有一年,我存在過,小月月存在過,大家的熱情存在過,那麼,記憶便永不會褪色。

  不論結局是喜是悲,不論未來是近是遠。

  LZ只希望小月月可以給大家帶來一些反思,一些希望,一些感恩的心……那麼多的人事糾紛,那麼多的感情褪色,如同浮雲一般,飄過生命又走出生命。

  不光是愛情,不光是愛人,那麼多東西,那麼多回憶,都是過客,不是歸人。

  沉淀下來的,不僅僅是浮躁的心,還有更多值得深思的東西。成長,也許就是一個磨煉的歷程。

  蓉榮,再見!小月月,再見!

  相見不如不見,相見不如懷念。當真正成長起來的我們,擁有了一個包容的心,對待每一件身邊發生的事,才會擁有更美好的將來。

  另:我近期會直面媒體,該承擔的承擔,該說法的說法,該結束的結束,該開始的開始。多謝大家的厚愛,無論對我讚或貶!

  蓉榮。 2010年10月13日 淩晨4點1分。 

七喜汽水根據這個故事,拍成了廣告:

第一集

http://www.youtube.com/watch?v=ylA0q8m3Gx0

 

第二集-跟第一集相呼應

http://www.youtube.com/watch?v=Nbfr3AqoTTU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神奇的傑克 的頭像
神奇的傑克

C’est ma vie , et toi ?

神奇的傑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報馬仔
  • ﹉運§彩﹍過5關﹌,○ 彩☉金再﹌加○碼☉10%
    免﹋費○體☉驗試﹋玩~
    網☆址 Ts7777.tW